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4 April, 2013 | 一般 | (1 Reads)
青青子襟,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 ——曹操 決絕的辭別了,還是有說不出的難過。 生命何其脆弱,面臨數不清的災難。生命在地球上出現是一種必然,而每一條生命做為個體出現在這個世界,卻是一種偶然。在精子與卵子相遇的剎那,便成其一生。於千萬年中的那一抹相遇,就因為那天一次偶然,不早不晚,不前不後,便造就了一個新鮮的必然的自己。 感恩父母,對於生命的呈現,便有著無比的崇敬與膜拜。 從嗷嗷待哺到蹣跚走路,從無畏少年到白髮蒼蒼。一個生命的軌跡,自成一條完美或者不完美的弧線;我們向前走著, 看不到盡頭,無論金榜題名還是名落孫山,無論洞房花燭還是獨善其身,無論名垂青史還是遺臭萬年,都無一例外的接受著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都無一例外的沿著單行線前行,接受著疾病與災難的考驗。 生命,何其脆弱,每一次疾病都可能讓它不盈一握。 為什麼,我們自己卻願意去錯過寧願選擇去錯過。 於千萬年千萬人中的一次相遇,不懂得珍惜,卻要冷漠著作別,而我發現我的愁緒就像漫天的雲彩,令呼吸拙劣。 從人性的開端,自私便佔了上風,這個世界,優勝劣汰;這個世界,勝者王敗者寇;這個世界,有你無他,有他無你,選擇是唯一的。於是,自私彰顯人的本性。 我愛,今生一次純美的相遇,為什麼最後只剩下一張冷冷的面孔;我愛,今生一次絕妙的重逢,為什麼最後只留下一場無望的哭泣。 哭泣的沙漠,風化的城堡,漫天的黃沙。曾經的溫和,變化指間的細沙,不停地漏下。一點一點,最後連記憶也選擇了風化。 昨天,昨天的昨天,夜未央; 明天,明天的明天,路更長。 只說一句——保重。 轉身了,愛便在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