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這是一個中秋之後的夜裡,東北今年的夏季熱得讓人刻骨銘心。中秋節之後算是晚秋了,晚秋看到正是因為她的緣故街上熟人相見是少不了幾句寒暄的,於是晚秋更意識到她留在這裡的必要性。現在是深夜了,外面一片安靜,我坐在桌子前看著檯燈映在桌面上的影子思考著關於自己前程的問題,但卻是鐘錶的聲音無法使自己進入一個深入思考的狀態,索性什麼都不想,只是對看著燈影兒。 我還記得“嫦1”發射時我在讀初一,如今“嫦2”也成功發射了,我在這個小鎮繼續高二的學習生活。就牡丹江這個按照地理學上概念化的大城市而言,我是把她比喻成一棵參天大樹,因我生在這裡,像破殼兒的小鳥,跳響在枝頭如琴鍵惡起落。我曾一直想飛離這棵所謂的大大的樹,去中國的北京、上海到處去飛翔。但我不知道北大和復旦這樣的代名詞是否會接納山裡來的小鳥。於是我的老師、朋友、父母便用愛為我編織好茁壯的翅膀讓我展翅,我振翅,原來我是一隻大鵬鳥!為什麼世人偏偏說我是一隻小鳥?因為世人瞧不見我有一雙隱形的翅膀。 很快廣寒宮就會入主兩個嫦娥,她們是否也會像真假孫悟空一樣大打出手?如果是天蓬元帥去了能不能分清哪個是真的呢?無論我能否飛上枝頭,在牡丹江我都是一個很普通的候鳥族。每天回家都帶回一些情感,當我整理我的心房時才發現滿滿的心裡我的收藏全部都是叫做友情和親情的珍寶,唯獨少了一種我嚮往的,那便是愛情了。那是有鵲橋和牽牛的夢,當我愛上一個錯的人的時候就注定會被她傷害!雖然我懂得雙魚座的浪漫,但現實是如今的小女生都是現實主義的擁護者。於是我總是要把關於你的記憶格式化,可為你寫的小詩卻留在了博客裡。 今年端午還笑逐顏開,中秋就強顏歡笑了。我編輯了條信息發給你“歡笑時,我們因誰因愛或是只因寂寞而談天說地;可現在,我們何因何故寂寞如初卻寧願行同陌路?”之後的幾天確是好了一些。但我實在猜不出你是哪裡得來的強大自信心,你有嫦娥美麼?為什麼你覺得所有的男人都會對你好!愛上你這種人我都覺得跌份兒,你給我的諾言太廉價!我不想把自己變得和怨婦一樣,有些失態。 “嫦1”“嫦2”會在太空上碰頭,我會和誰遇見呢?當E73推出時我很喜歡,可N8上市後我覺得E73就不是很好了,這便是如今的緣份。當我用ipad發微博時感到很滿足,而第一次只發了“啦啦啦”,想必只有我這種孩子才會這樣吧。 在一個把整個天地染成橘色的黃昏我獨子來到江畔散步,我走在很高很高的莊稼地的田壟上。好像是小時候在外祖母家的大火炕上,炕頭被燒得熱熱的,在分配睡覺位置的時候,炕頭從來都是屬於外祖父。每天晚上睡覺之前都是我和弟弟最快樂的時光,我們會扮演各式各樣的人物,有孫悟空、關羽、金剛葫蘆娃以及自己DIY姓名的將軍和大俠…選定人物後我們在海棉床墊上打擂台,有時候我們也折紙飛機,比賽誰的飛機飛得時間長,飛機也是有名字的,每一個名字都彰顯了兒時的天真。關燈睡覺的時候我和弟弟是點蠟燭玩的,大人們說是玩火尿炕並用講故事誘惑孩子的好奇心。我們總是盯著一個地方仔細的在小腦袋裡繪畫出故事,有楊子榮的有坐山雕的…但我們最愛聽的還是鬼故事。聽著聽著我和弟弟就一先一後睡著了,第二天晚上又要複述一下沒聽到的內容,現在想想大人們原來就有那幾個故事,兒時的我覺得大人們有講不完的故事,可沒等聽完大人滿肚子的故事我就長大了。歡笑著、吵鬧的過去,只怕只能在超市裡買上一聯AD鈣奶,八寶粥和似乎已經推出市場的鐵盒草莓罐頭中去回味一種叫做童年的滋味。 在國慶假期我乘公交車去找好朋友,那天是有雨的,前夜已下過整晚。車上我的前面是個小孩子。可能是Taxi開慢了,結果被我們成功追尾。剎車聲很吵,小女孩隨著身體不由自主的傾斜發出了尖叫。我的第一感覺便是出現了一些和死亡相關的畫面,而意識裡是一種旁觀者的態度,還好我沒受傷。司機下車不是相互問候,而是打電話。電話絕對不是打給120而是95500。這場我參與的事件讓我無心繼續看下去,轉身離開。街上買了杯熱奶茶回憶剛剛的每一個慢動作,那便是生與死麼?幾日前我還在家裡幫著媽媽串紅辣椒,一切都很平常。其實許多東西憑我們是決定不了也無能為力的。生活中大大小小的隨機事件每一件我都無法阻止,隨著自身閱歷的增長面對危險的時候我所體現的淡定想來也是我的造化了。遇上事件不是孩子一樣去尖叫,本能的喊媽媽了,是否是當下社會的大環境賦予給我的擔當呢?於是我不得不脫下稚氣的蛹長出一雙實在的翅膀。 呵,原來我只是一隻華麗的木偶,演盡了世間所有的繁華,才發現身後無數的金絲銀線,牽動我的--哪怕,一舉手,一投足。 北方不過霜降是有些難以用上秋高氣爽,天高雲淡之類的形容詞去形容的。等到了晚上就不同了,走在落葉上面就像走在雪地上一樣,發出了一種秋天特有的聲音。我在中學時代有兩個非常好的朋友,三劍客一樣。那天我們小聚後在外面散步,月明星亮。秋風使我們有了雅致,正逢重陽臨近,便去了附近的一座小山。夜裡外面人都散了,我們三個並排走著手搭在肩上。曾經我是幻想同心上人一起去看星星,指給她看哪顆是牽牛星,哪顆是織女星的。沒想到同好兄弟一起心裡存在的熱血都會被放大。其實我們三個在一起會說很多話,算下來也夠唱幾出戲了。可有時候因為誰遇上了煩心事,我們三個會座一起喝酒,沒有一句話,等站起來後覺得所有的心結都打開了。過去任何悲傷只是閒來無事用來憑弔下記憶裡的成長經歷罷了。 在我的心裡有一座高峰,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峰頂,我必須登上那個峰頂才能充分認識自己。那個峰頂很難登上去的,而且,它不能由別人攀登,只能是你自己攀登。有時候我憑借自己隱形的翅膀能飛得很遠。天上風很大,雨很猛。我在某天發現我遺失了什麼,於是返回到原點,慢慢找尋。 前幾天因為十分思念一個人,便寫了首小詩送給她。我要用這首小詩作結: 《我的心臟是一座工廠》 心臟是一座工廠,但裡面只有一名工人。 想念長著輪子,但它只能走到有你的地方。 煙囪即使憂愁,也會哼唱歡快的曲調。 白雲來自遠方,即使它看上去就在眼前: 眼前只屬於藍天。 文章來源:Improbable Research |海巖 | 幸福港灣——家有淘兒 |鄧立嘉人的BLOG | 蝴蝶季:創造優閱生活 |李居明風水大師內地版部落格 | 冰激凌(關凌)的家 |於建嶸的部落格 | 吳虹飛 顛倒眾生的糊塗 |I,隋洪波 |